画静

吃醋


有点私设,片段


繁华的街道摆满了各种小吃,刚出笼的包子、文名远扬的桂花糕、从酒楼传出来的女人红酒香,还有那摊位上挂着油油香香的烤鸭,无意不是在引诱你去拥有它。


早上八王爷说想吃米酥,流觞便记下,待八王爷被皇上叫去,流觞便出门去西城买米酥,顺便讨教米酥的做法,有机会可以自己做给八王爷吃。听说西城的米酥味道极好,它的原料是加有小米、水、花生、芝麻、麦芽糖,这几样东西做成,口味香酥,不甜腻。


流觞买完米酥正往回去的路上,路过一家首饰店,听见里面有人喧闹,流觞以见义勇为的神情走进店里,开导一下那位买家别为难一家小店,别人做生意也不容易。


“我就是要这把簪子,你卖也得卖不卖也得卖”。


“菇凉,十分抱歉,这簪子有人预定了,不能卖给你”。


“本菇凉想要什么就要什么,连我父亲都不敢说不,你一个小小的小贩有什么权利。


“菇凉你家财大业大,小贩是不好惹,但是做生意要讲诚信,还请菇凉见谅。”


站在门口的流觞算是听懂一二,心里也觉得那位菇凉甚是气人甚,不应强人所难。


“这位菇凉,簪子已是有人预定的,便是别人的,请菇凉不要强人所难。”


那位姑娘闻言转身看到流觞站在不远出,听流觞话里的意思,流觞定是听到她和店家的谈话。


“本姑娘想要得到的东西从来没有人说‘不’,你一个外来人有什么权利指教我。”那位姑娘嘴里满是不依不饶之话,并没有就此罢休。


小贩站在旁边不敢多说什么,看二人的打扮定时富贵人家,如若招惹麻烦上身,可不得安宁,但以现在来看,进退两难啊。


“看姑娘这身打扮不是我国风俗,姑娘是外来之人。来到一个国家,对当地的民俗应给予尊重,看姑娘喜欢这簪子,但簪子以有人预定,如果姑娘不嫌弃,这米酥能否抵这只簪子,还请姑娘慷慨。”


姑娘也并非强人所难之人,看了看流觞,“东西我就不要了,就当卖给先生的人情。”说完对手下说“出了那簪子,其他我全要了。”


应为在回去的路上耽搁点事件,流觞回到八王府,八王爷已经回来,看样子是回来不久,真在书房里看书。书房的门是开着,莫非是在等我,流觞并未多想,手提着米酥走进书房。


“我去给你买了米酥,你尝尝。”流觞来到桌前,打开包装纸,拿出一块米酥抵倒八王爷嘴边。


八王爷张开嘴咬了一半入口,轻嚼了几口。香味铺满口腔内,味道是自己熟悉的那家味道。才想定是早上自己嘴馋想吃米酥,流觞竟自己跑去买回来。


“这种事交给下人去就行,不必自己去。”八王爷还是不认流觞为自己一个小小的要求,要自己亲为,再说自己也舍不得。


“可是这种恋人的要求,本就要我去完成才是一份甜蜜。”八王爷不可否认,自己被流觞这句话甜道了。


两唇相对,软软的唇瓣被分开,一股外来之物从一个人的嘴里送入另一个人嘴里。羞射的耳朵红得滴血,心跳齐聚加速,流觞并未推开八王爷,自己享在其中。


两唇离开牵出一条丝线,流觞有点慌乱拿起米酥咬了一口,视线看向他方,就是不看八王爷。八王爷笑着摸了摸流觞红红的耳朵,“先生是想再来一次?”


流觞被这句话呛了喉,咳了两下。八王爷拿起桌上的水杯喂给流觞,看着流觞咽下,轻轻拍拍流觞的背,“先生害羞的样子真可爱,先生这个样子真想把先生时时刻刻待在本王身边,一步都不行。”


这八王爷说起情话没有一点害羞样子,说得义正言辞,一本正经。


the


流年

一个短篇


私设:流觞就是流觞,是古代的人物。八王爷和流觞是一对,曲小檀和大王爷一对。流觞触碰八王爷时如电流一般在身体里流动,在一次亲了之后,之后再触碰八王爷就没有那种电流全身的感觉。


自己的一个脑洞,文风不好😂


前几天八王爷不知被哪位仇家暗算,还好流觞及时出现救了王爷,但不幸的是流觞在护着八王爷忘记自身安慰,不慎被刺客伤到手臂。八王爷看自己喜爱之人流血了,不能忍,瞬间武力值加大,几招下来刺客落荒而逃。


也应为这次,流觞被八王爷看得死死的,这样不让碰,那样不给那,就连吃饭喝水都是八王爷亲手喂的,有关流觞的事都是八王爷亲力亲为,没让下人碰过半点。


‘王爷,在下有手有脚,不需王爷这般伺候,只是一个小伤口。


‘不行,害觞儿受伤是本王的过错,本王要亲自照顾’。


‘这不是还有下人’


‘本王说不行就是不行’


看看,真是霸道的王爷。见八王爷如此执着,流觞只好由着八王爷。想来是自己没有防备好,才让敌人有机可乘,说到底是自己大意,八王爷心疼自己,亲自照顾自己,我可不会说其实心里满甜蜜的。


八王爷把碗里最后一口饭菜送入流觞嘴里,放下碗筷,替流觞擦去嘴边残留。倾身在流觞脸上偷了一个吻。流觞对八王爷此动作并未司空见怪,反而自己的耳朵因为这个动作慢慢变红,脸颊微红。


八王爷见流觞耳朵脸颊微醺,脸上笑意加深,心里更是翻起一片悸动,“先生的耳朵好红,真可爱”。说完一句脸不红心不跳的八王爷又使坏的在流觞耳朵上亲了亲。


流觞见八王爷戏弄自己,好气哦!站起身欲离开,却被八王爷拉住手臂。一用力,流觞被八王爷抱在怀里,耳边是八王爷呼出的热气。八王爷环抱着流觞,头放在流觞肩上,“过几天是花灯节,本王邀你去赏灯如何。”


“王爷的邀请,流觞一定去”。


“这个回答怎么有点生分!?”说出的气息喷在流觞脖子上,痒痒的缩了缩脖子。


“王爷错意了,流觞回答并没有什么生分”。


“还说没有生分,语气都变了。好了,刚吃完饭,和本王出去走走”。


八王爷松开环在腰上的手,改成牵着流觞的手,和流觞一同出屋。王府那片玫瑰开了,空气中冲满淡淡清香,在太阳的照射下显得无比鲜艳。


我也不知道写的什么

ooc


来王府已有数月,期间发生了种种事件。在得知小檀倾心与大王爷时,心里没有太大波动,甚至还有点窃喜。不知道这是怎样一种心情,今天管家告诉流觞,明日请先生一同去西城郊外游山玩水,先生可以拒绝可以一同前去。流觞思索片刻后答应了八王爷的邀请,一同前行的还有大 王爷与小檀。


今日便是游玩之日,流觞起床更衣时发现不是小檀是镜心,没有多大怪异。早先就看到小檀与大王爷之间有某种情愫,也难怪小檀近期老王大王府跑。流觞身穿浅蓝色衣袍站在雪院中,清晨的露水还未被蒸发,千丝万缕般的光线夺夺而来,对着水珠出细小斑斓的彩光。


‘’准备 好就出发,别让大王爷久等‘’,不知何时站在走廊的八王爷冷冷的冒出一句 话,身边的于皓表示我还是看另外方向吧,周围有点冷,要不要加件衣服。


流觞闻言渡步走到墨连城身前,倾身对墨连城微微行礼,‘王爷,请、先请’。


现季节以进入秋分,瑟瑟的秋风带着阳光的余温轻轻吹过流觞发丝,扬起思思眷恋。‘进入秋分,先生爱护自己身体,别感染风寒了’。墨连城同流觞齐步走在大王爷身后,墨连城见流觞身上衣服单薄,心生点点怜爱,不料冒出一句关心之话。


‘多谢王爷关心’。流觞礼貌回应了墨连城,但眼睛被眼前美景所吸引。


群山环绕着一片碧绿湖面,秋风浮起荡漾着层层波浪,空气里夹杂着花草的香气。湖边有条小路,小路边开满了蝴蝶兰,紫色花瓣被风吹得瑶瑶欲坠。


墨连城见这花甚是好看,与流觞大有般配,弯腰栽下一朵曾于流觞,‘这花生得好看,外观看着高贵典雅,倒是跟先生挺配,此曾于先生’。


‘是挺不错,谢王爷’。流觞浅笑着接过墨连城手中的花,心里阵阵欢喜,这王爷嘴上不说,行为上像是对喜欢之人做出一点付出,真是傲娇。


‘在我面前秀恩爱,真辣眼’。


心悦你,不是事


1.
芊芊细雨以下了一周左右,那人离开了有小半月了,不知何时归来。

展昭现在开封府大门前,看着人来人往,却没有那人的影子。路过展昭身后的张龙看了看展昭,无奈的摇了摇头,端着给包拯的菊花走开了。

“大人,你要的菊花放哪?”张龙走到包拯的身旁,此时的包拯正给刚刚拿过来的菊花修剪。

包拯环视着自己改装的花园,好像没有地方可放了。花园本就不大,之前种了草莓的种子,还仲上了栀子花,其余的空地放上了这个几季应有的菊花。

那这盆花似乎没有地方安置。

不远的桃树周围有空地,包拯令张龙放置在桃树下。望眼看去,一颗桃树下放颗菊花,雅观吗?方正不和谐。

此时的花园只有包拯一个,正给自己花花草草浇水。

安静……有点美好,花儿与少年。空气中夹杂着淡淡清香,有点螃蟹的味道。

螃蟹……
说到庞籍,那人还在生自己的气吗?已经好几天没看见他了,去庞府找他,却得知那人游玩去了。

好哇!死螃蟹,游玩也不带上我,让我一个人淡淡的忧伤。。

“呦,老包好雅兴啊,既然种起花来了。”

一身白衣站在屋顶上,双手交叉环着手臂。

来人正是白玉堂。

“你还知道来,说,这些天去哪了?”包拯闻声看去,有点火,来不影去不踪的家伙。

“小爷我自己的事,不用你超心。”

白玉堂从屋顶落在地方,走了几步打包拯面前,看见包拯手里的水壶,在看看四周,“这花是给小爷我的看的吗,如果是,正是感谢老包了。”

“什么什么给你看的,在这碍事,一边去一边去。”

“白玉堂,你回来了!”

声音之大,不小心让走过来的展昭听见,愣了一下。

有杀气。